这里是文章目录呐

原来我也很耀眼

由 Airli 发布

我从街角的那抹烟火认识你,被光轮变换的灯晃花了眼,步步走进,不曾想走完了我的半个青春。

初拿起那惊羡已久的衣裳时,满心雀跃,围着阿婆的院子跑了几个大圈,风也跟着我胡闹,嗖嗖嗖地在耳里跑。

看着落地镜那个滑稽的身影,我缩着脖子,摸摸鼻梁,只觉得先前的天鹅现在看来好似只小麻雀,可没那么端庄,原来不是衣服的问题。

紧张兮兮的跟着同学扑腾着,引来阵阵嬉笑。

老师压腿的脚好像在笑声中更有劲了,把我压的狼狈不堪的。

每每扶着栏杆站起,揉揉纷杂的头发,我有些委屈的想,小麻雀变成丑麻雀了。

不多时,丑麻雀迎来了第一次重大意义的市考。

那天的我,也是第一次粉嫩的衣裳换成了淡紫色。

在台上似乎是没有记忆的,只零星记得我这柱紫藤花扮演了蜜蜂的角色。

还是一只讨厌的蜜蜂!

我在队伍里横冲直撞着,却怎么也回不到本该的位置,手足无措中我看见了小伙伴们根根的目光,真恼人!

跑到楼下,我悻悻的想:这次可真招人恨,可恶的麻雀什么时候才能想伙伴一样泛着光呢...

看着远处的星星,它应该在哈哈大笑,反正宇宙时隔偏僻的地方。

可不能让你笑话我!

我回到教室慢慢练着,不知不觉,那个晓晓的身影慢慢放大,与现在重影。

我依旧是那个麻雀,害群之雀。

可母亲却总说:即使细微如蝴蝶鼓舞,也能煽动千里之飓风。

身上的淤青也附和着:摔了那么多遍,总不能愧对我吧!

我只能拾起被丢弃的脸面,在舞室歪歪斜斜的练着,白衣起,双臂弯,脚尖的溜溜的转...

雨点儿打到水门汀地上,捉到了一点灯光的溜溜的急转,银光直波到尺来远,像足间舞者银白色的舞裙。

白气蒸腾,溅湿了我长长的裙摆。

今日的国考我不奢求出众,只希望不要犯错便好。

灯光轮转变换,少女匐地静默如玉,轮轮旋转舞起身来,我知道此刻的女孩应是明媚鲜亮。

亮澈的灯下,舞台仿若是我一人的世界。

音落,我忽的惊醒,成功了?

我从未如此酣畅淋漓地在众人视线下身子如此轻如薄翼,几乎要飞起来!

我笑着扬着脸,光都在脸上,那便是未来。

看着手里金灿灿的奖杯,周身也映的泛起一层光晕,直至现在我还有些恍惚,原来我也如此耀眼!

穿着紧身舞服的我说不出的滑稽,可那又怎么样呢,我像只孔雀在落地镜前捧着奖杯摇头晃脑地,颇有几分得意地想穿着舞服的我是最美的!

即使是酸痛的身子也挡不住轻盈的步伐,我哼着曲儿让风将我的光芒捎到各户人家里头。

抱着舞服,将近的晚风快吹干整条小巷,吹在脸上,嘿嘿,风也在羡慕哩!

滚烫的银河坠入裙摆里,寄生于黑暗的少年,一步一步走向光,无数次抬头追寻光,于是云雾散尽,少年破茧重生。

窗外的树影摇曳着,风也欢喜,原来,我也如此耀眼。

原来我也很耀眼
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